<rp id="nqwvc"></rp>
<strong id="nqwvc"><pre id="nqwvc"></pre></strong>

<em id="nqwvc"></em>

<dd id="nqwvc"><track id="nqwvc"><dl id="nqwvc"></dl></track></dd>
  • <tbody id="nqwvc"><pre id="nqwvc"></pre></tbody>

    <span id="nqwvc"></span>

  • <em id="nqwvc"></em>
  • <rp id="nqwvc"><ruby id="nqwvc"><u id="nqwvc"></u></ruby></rp>
  • 中國老兵網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兵網 > 史料紀實 > 古今名將 > 正文
    劉伯承的三次軍校求學經歷
    編輯:高歌 于 2013-09-22 15:42 發布

         劉伯承元帥是我黨、我軍杰出的軍事家,有“當代孫武”之美譽。劉帥的軍事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的三次軍校求學經歷所打下的堅實的軍事知識基礎。
      考入陸軍將弁學堂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在武昌爆發,清王朝被革命送上了不歸路。此時,整個四川也處于沸騰狀態。11月22日,革命黨人張培爵、夏之時率起義軍占領重慶,建立了蜀軍政府。27日,立憲黨人又在成都建立了大漢四川軍政府。不久,兩個軍政府經談判協議合并,組成了四川軍政府。 
      一場以武裝起義為標志的革命風暴席卷全國。那些日子,劉伯承在地里干活,常能看見扛著大槍的軍隊從路上經過,槍炮聲不絕于耳。這一年,他家的十幾畝瘦田意外地獲得了一個好收成??粗约壹Z倉里第一次堆著這么多的糧食,看著身邊日漸長大的弟妹,一個大膽的念頭忽然從劉伯承腦子里冒出來:當兵去!
      母親聽兒子說要去當兵打仗,叫著他的小名說:“孝生啊,你的心不在莊稼地里,媽知道。但家里弟弟妹妹這么多,你的娃兒也剛落地,你走了,她娘兒倆的日子可怎么過吶?”劉伯承道:“宜芝那頭我都說好了,弟弟、妹妹現在也能做個幫手了,我去當兵也是找條出路,再說當兵打仗,多少還是有些軍餉的,可以補貼家用。”
      19 歲的青年劉伯承,毅然剪掉一根烏黑的發辮,直奔萬縣,參加了反對清政府的學生軍。
      1912 年元旦,孫中山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宣告中華民國成立。各地紛紛開辦軍事學堂,廣招學員, 擴充革命勢力。重慶蜀軍都督張烈武也在重慶辦了陸軍將校學堂(后改為陸軍將弁學堂),廣招青年志士。當時劉伯承正在萬縣的學生軍營里受訓,聽到這個消息后,立即跟長官請了假,坐船趕到重慶陸軍將校學堂報名。
      參加考試時,劉伯承文武各科成績突出,很順當地被錄取。全學堂共有400 多名學員,分編為4 個隊,劉伯承被編在第二隊第一排第一班。
      這時中國的大形勢又發生了變化。孫中山只當了幾個月的臨時大總統,迫于國內外反動派的逼迫,讓位給了袁世凱,革命被扼殺。隨后,各省的革命黨人紛紛組建軍隊,準備討伐袁世凱。熊克武是四川老牌的同盟會會員,一直站在孫中山這一邊。他組織了蜀軍第五師,自任師長,但懋辛任參謀長。全師軍官幾乎是清一色的革命黨人。第五師因官佐不足,熊克武向重慶蜀軍都督張烈武求援,請他選一些將弁學堂的優等生,成立速成班,限半年畢業,以補充熊部官佐。劉伯承各門功課成績優異,被選入速成班。
      速成班的學制雖然縮短了,但課程并沒有減少。半年的時間里,要學《步兵操典》《野外戰勤》《射擊教范》《兵器學》《地形學》《筑城學》等課程,學習訓練生活十分緊張。而劉伯承這段時間的學習訓練尤為刻苦。有時為了掌握一個動作,他要反復練習數十次,直到熟練掌握為止。
      在這期間,劉伯承還閱讀了一些外國軍事參考教材和中國古代的兵書。
      1912 年底,劉伯承以各科全優的成績,提前在將弁學堂畢業,而后被派到熊克武的第五師見習,任司務長,不久改任排長。
    進入莫斯科高級步兵學校
      1927 年11 月,南昌起義失敗后,從廣東撤回上海的劉伯承,受中共中央的委派,與吳玉章、林伯渠等30 余人一起,從上海登上一艘蘇聯貨船,經海參崴轉坐火車,橫穿西伯利亞,來到了莫斯科,開始了在異國的求學生涯。
      來莫斯科求學的中國革命者基本上分為兩撥,一撥進入中山大學學習革命理論,另一撥,如劉伯承等軍事指揮官,則進高級步兵學校學習軍事。蘇聯的最高軍事學府是蘇聯紅軍大學,即聞名于世的伏龍芝軍事學院。蘇聯紅軍中的高級將領大多在這里學習深造過,而且為許多國家培養了不少高級軍事指揮官。也正是這個原因,要進這所學校,一般要先經過莫斯科高級步兵學校的教育,所以劉伯承初到蘇聯時,先進高級步兵學校學習。
      入學后,中國學員都取了個俄國名字,劉伯承取名阿法納西耶夫。劉伯承所在的第十六班,由30 多名不懂俄語的中國學生組成。因此,學好俄語是他們要過的第一關。 
      劉伯承學習俄語有三難:一是年齡大,這時劉伯承已經35 歲了,記憶力自然要差許多;二是基礎較差,原先他連一個俄文字母都不認識;第三,因為他是四川人,四川口音很重,學俄語的發音就很困難。
      但劉伯承的優勢是學習毅力驚人。俄文字母P 的發音,對于初學俄語者來說是最難的。劉伯承一有空就獨自躲在一角專心練P 的發音。
      劉伯承讀書、整理筆記,每天都要搞得很晚,他的那只假眼球把他的眼窩磨得生疼,使他不得不把假眼珠取下來,再繼續看。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他的俄語成績有了顯著提高。雖然口語還帶有“四川口音”,但閱讀和翻譯能力,在全校的中國學生中也是一流的。劉伯承興奮地在燈下給川軍舊友王爾常寫了一封信:
      “余年逾而立,初學外文,未行之時,朋儕皆以為慮。目睹蘇聯建國之初,尤患饑饉,今日已能餉我以牛奶面包。每思川民萊色滿面,‘豆花’尚不可得,更激余鉆研主義、精通軍事以報祖國之心。然不過外文一關,此志何由得達?乃視‘文法’為錢串,視生字如銅錢,汲汲然日夜積累之;視‘疑難’如敵陣,惶惶然日夜攻占之,不數月已能閱讀俄文書籍矣。”
      高級步校開設的課程比較多,除了射擊學、戰略戰術、地形學等軍事科目外,還開設了聯共黨史、哲學、幾何、三角等。自從攻克了俄語一關,能直接聽懂教員講課后,劉伯承的其他課程學習成績也跟著直線上升。
      剛開始進行實彈射擊時,因為不習慣用左眼瞄準,劉伯承連靶子也打不中。他想,作為一個軍事指揮員,槍打不準怎么行呢?經過一個時期的苦練,他的步槍和手槍射擊成績也很有起色,基本上做到槍槍中靶了。射擊教官向他豎起了大拇指,用俄語道:“阿法納西耶夫同志,你失去右眼,仍打出這樣的成績,很了不起啦!”
    在伏龍芝軍事學院深造
      1928 年6 月,劉伯承參加了中共中央在莫斯科召開的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址在莫斯科近郊的一座鄉間別墅。在這次會上,共產國際代表布哈林、中共領導人瞿秋白、周恩來、李立三、向忠發分別作了報告,周恩來作的是軍事問題的主報告,劉伯承作了軍事問題的副報告。這兩個報告都十分有水平。其實,到蘇聯上學不久,劉伯承就寫了一份《南昌起義始末記》的報告,詳細記述了南昌起義軍事活動的全過程,并對起義的得失提出了精辟的見解,其中他總結出的四項“根本弱點”和八條“行動的錯誤”,引起了中央領導的關注和重視。
      “六大”結束后,劉伯承進入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伏龍芝軍事學院在世界各國享有極高的聲譽,它的前身是蘇聯紅軍總參謀部軍事學院,組建于1918 年10 月,是列寧親自主持創辦的。據有關資料記載,劉伯承入學時,與蘇聯名將馬林諾夫斯基屬同期同學,比后來在蘇聯衛國戰爭中功勛卓著的朱可夫元帥還高一期。時任伏龍芝軍事學院院長的,是蘇軍愛迪曼上將。
      劉伯承所在的中國班共6 名學員,另5 人為左權、屈武、陳其科、黃滌洪、劉云。劉伯承算插班生,他進伏龍芝軍事學院時,左權等人已經在這里學習一年了。 
      對于劉伯承這位赫赫有名的戰將,左權仰慕已久。劉伯承比左權年長13 歲,但他們很快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彼此經常談心交流,共同進步。有一次,戰術教員出了一個圖上作業題,規定山上的指揮部要給山下正前方5 公里處的分隊下達緊急作戰命令,問指揮員應該派出騎兵通信員,還是徒步通信員?全班大多數學員的答案,都是派出騎兵通信員,惟有劉伯承和左權的答案是徒步通信員。結果教員宣布:劉伯承和左權正確。因為下這個陡坡,徒步通信員跑步比騎馬快。
      1930 年春,劉伯承、左權等同志接到中共中央的通知,讓他們回國參加革命斗爭。4 月,他們從伏龍芝軍事學院提前畢業,秘密回國。
      在異國求學,不快總是難免的。但不管怎么說,在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的近兩年時光里,劉伯承的收獲是巨大的。不僅系統地學習了蘇聯紅軍的各種條令和有關司令部組織指揮的知識,以及正規戰的戰術、軍區和野戰部隊的建設等比較系統的軍事理論,而且還廣泛涉獵了18 世紀、19 世紀一些著名軍事家如拿破侖、蘇沃洛夫等人的事跡和論著;同時,借助于俄文,劉伯承還讀了不少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包括許多軍事論著。不論是在軍事上,還是在政治上,都大大開闊了眼界。
      劉伯承的三次軍校求學經歷,為他在日后指揮軍隊取得一個又一個勝利奠定了堅實的軍事知識基礎。而這一經歷也使劉伯承意識到創辦軍事院校、培養軍事人才的重要性。所以,無論是在革命戰爭年代,還是建國后,劉伯承都極為關注軍事院校的建設和軍事人才的培育。

     


    文章來源:中國老兵網
    Copyright ? 2010-2014 中國老兵網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一路高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策劃運營
    ICP證:蘇B2-20060051 蘇ICP備14061027號-1
    技術支持:軟月互動
    一比一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