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nqwvc"></rp>
<strong id="nqwvc"><pre id="nqwvc"></pre></strong>

<em id="nqwvc"></em>

<dd id="nqwvc"><track id="nqwvc"><dl id="nqwvc"></dl></track></dd>
  • <tbody id="nqwvc"><pre id="nqwvc"></pre></tbody>

    <span id="nqwvc"></span>

  • <em id="nqwvc"></em>
  • <rp id="nqwvc"><ruby id="nqwvc"><u id="nqwvc"></u></ruby></rp>
  • 中國老兵網老兵看天下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兵網 > 老兵看天下 > 老兵資訊 > 正文
    新金陵畫派的絕響——佘玉奇的山水畫解讀
    編輯:軍士長 于 2020-04-14 16:16 發布
    ( 已有 次閱讀 )
       
        一提起金陵,我們馬上會聯想起一城黛色六朝水,聯想到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這個鐘靈毓秀的城市孕育了悠久和燦爛的文化。中國的藝術在這里開出一朵朵璀璨的花,歷史的長河從顧愷之、王羲之流到金陵八家,不過打了一個盹,舊時的王謝堂前燕一路飛來,見證了一頁頁的輝煌。建國后,在“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文藝方針的指引下,傳統的中國畫藝術也老樹春深更著花,以傅抱石和錢宋亞魏四大家為代表的新金陵畫派應時而出。
     
        歷史總是馬鞍形的,有高峰也有低谷。上個世紀下半葉,新金陵畫派的幾位巨匠先后謝世。進入新世紀后,幾乎所有的畫壇中人都能感覺到新金陵畫派的后繼乏人。一些有識之士也頗為心焦,甚至在首屆百家金陵畫展的高層論壇上對“還是那幾個人,還是那幾張畫”的現象進行了猛烈的抨擊。不可否認,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新金陵畫派就進入了休眠期,或者說是調整期,失去領軍人物的新金陵畫派出現了“出畫家不出作品”的怪現象。為什么這么說呢?就是新畫家層出不窮,那種撼人心魄的作品卻難得一見。
     
     
     
        佘玉奇,一個在十年前還鮮為人知的軍旅畫家,卻在自家斗室里沉潛苦修,揮寫祖國的大好河山,也逐漸在畫壇上顯山露水,一現崢嶸。國內重量級的評論家也都陸陸續續的注意到他,并先后撰文,向畫壇推介這位優秀的藝術家,他不僅是新金陵畫派的后勁,而且博采了新金陵畫派多位巨匠之所長。他與華拓、秦劍銘、徐建明等大家的堅守,無疑是新金陵畫派薪火相傳、開枝散葉新的希望。
        歷來的集大成者都具備廣博的文化素養,佘玉奇自不能外。
        中國畫最重氣韻,六朝謝赫總結的繪事圭臬,千古不易的“六法”,就以“氣韻生動”居于首位。如何讓一幅畫作氣韻生動呢?鄭逸梅說:“氣韻尚得分之為二,氣是筆之所施,而墨之所蓄,這個境界,僅僅是基本功而已,不難達到的。至于韻,那就非腹有詩書不可。積年累月,沉浸于葩騷漢魏三唐,涉獵于夢窗屯田的長短句,從恬吟密詠中,挹取其清暉芳澤,然后宣泄于尺縑丈幅,便具春云卷舒,游絲自裊之致,有不期然而然者。”佘玉奇的山水畫也是有著畫外功涵養的。他不僅是杰出的畫家,更是一位優秀的散文作家。多年前,他曾經創作過很多散文,其中有一篇尤為膾炙人口,題目叫《人生如茶》。文中以小小的茶杯來比擬大千世界,以一片片茶葉比擬滾滾紅塵中的蕓蕓眾生。文字雋永清新,讀后讓人口舌生香,又回味無窮。腹有詩書氣自華,佘玉奇的筆墨更有生氣,壯美的大好河山在他的筆下也更加生機盎然。
        一個成功的中國畫家必須“從古人入,從造化出”。李可染說中國畫家“要用最大的功力打進去,用最大的勇氣打出來”。“最大的功力”顯然是師法前賢,“最大的勇氣”來源于什么呢?我以為是造化,也就是大自然。明代大儒莫是龍說:“畫家以古人為師,已是上乘,進此當以天地為師。”與他同時代的繪畫理論家唐志契也說:“凡學畫山水者,看真山真水,極長學問,便脫時人筆下套子,便無作家俗氣。”一個優秀的山水畫家絕不能足不出戶,而應走出畫室和書齋,從真山真水中汲取養料。新金陵畫派是最重視寫生的一個畫派,當年傅抱石還組織過新金陵畫派的老一代畫家游歷祖國的萬里河山,提出“以傳統筆墨寫山河新風”。佘玉奇繪畫很好的承繼了新金陵畫派的這一優良傳統,他創作的最大特色就是寫生——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寫生。佘玉奇深諳畫理,自然懂得以造化為師的重要性。他利用節假日和外出考察的時間,先后多次旅行寫生,他到過山東、河南、安徽、江浙、福建等地,游過黃山、嶗山 、富春山……飽游飫看,大自然的鐘靈毓秀在他的胸中鼓蕩,激發了他強烈的創作欲。他的山水畫不僅構圖巧妙,而且意境清幽高古。雖然用的都是傳統筆墨,卻能化朽腐為神奇,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自唐代“畫道之中,水墨至上”的理念滋生以來,風氣漸變,幾成不可阻抑之勢,國畫的審美趣味也逐漸歸為一尊,強調單一用色。畫什么都要用水墨,牡丹也要畫成墨牡丹,彷佛這樣就是大雅、就是脫俗。究根求源,這種認識實在是大謬之極。其一,雅俗決不可以以色相論之。雅俗是人的境界,俗人筆下,墨也會為惡墨;雅士手中,色也會成雅色。所謂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我們萬不可一味追求趨雅避俗而使國畫失去了亮麗的色彩。其二,藝術的生命力在于創作思想的多元,片面地強調一統對國畫的發展而言有害無益。一個鼻孔出氣,一個大腦想問題,畫出來的東西自然就千篇一律,了無生意。其三,南朝謝赫提出“萬世不易”的國畫圭臬“六法”,其一就是“隨類賦彩”。與他同時代的畫家宗炳也提出了“以色貌色”。這說明“水墨為上”并非國畫古已有之的傳統,而是后來逐漸形成的一種審美觀念。元代大畫家趙孟頫作畫強調“古意”,其名作《鵲華秋實圖》就因為踐行了“隨類賦彩”而獨標高格。佘玉奇飽讀歷代畫論,熟諳畫史、畫理,自然知道這個道理。他的山水畫另一個比較突出的特色就是突破了“水墨為上”的觀念禁錮,敢于用大紅大綠等“俗色”、“燥色”,并且清新素雅、氣格高逸,可謂當今畫壇的一個異數和奇象。他的《東風隨春歸》和《溪山清遠圖》既描繪出了祖國山河的秀美亮麗又避免了軟甜俗賴,干凈古樸,沉著渾厚。墨色輝映,水乳交融,大好河山的潤和韻被描繪得淋漓盡致。“隨類賦彩”的古法在歷經千年的沉寂之后重獲新生。
        為什么說佘玉奇是后金陵畫派的開山呢?上個世紀下半葉,由于陸儼少先生和李可染先生相繼辭世,山水畫創作進入后大師時代,留下了暫時無人彌補的空白。其時蠢蠢欲動者尤眾,力圖開宗立派者亦不在少數,但大多缺乏對傳統的深入理解,一味標新求異,畫壇出現了“城頭變換大王旗”、“各領風騷兩三天”的奇異景象。我以為歷來開宗立派的大家,必須首先具備兩個方面的素養,一能包前,吃透傳統,對前賢的筆墨程式了然于胸并能轉化為自己的創作語匯;二能蘊后,對后彥有較大影響,使自己的畫風能被后學者繼承并發揚光大,衍化出若干大同小異的支流旁系。唯有如此,才能源遠流長,才可謂開宗立派。佘玉奇之所以能夠開創并奠基后金陵畫派,首先得力于他對傳統的熟諳,對既有筆墨程式的爛熟于心。他早年追隨著名畫家宋玉麟先生,飽覽前賢名跡,遠接荊關,近及黃張,宋元明清一路臨來,心研筆讀,浸淫日久。他又勤于創作,每有心得,即驗之于紙縑絹帛,廢筆成冢,廢畫又何止三千!功不唐捐。一分耕耘帶來一分收獲,一份辛勤換取一份才能。最終,他如蛹化蝶,破繭而出。其間所歷經的萬分艱辛是常人所難以企及和想象的,只能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其次得力于他的質樸謙和。盡管他有著遠較一般畫家顯赫的社會地位,但每一個與他接觸過的人都能感受到他是藹藹君子,讓人如坐春風。孟子說:“大人者,必有赤子之心”。佘玉奇的赤子之心于斯處亦可管中窺豹,見得一斑。也正是因為如此,在他的周圍凝聚了眾多有著相似審美取向的后學者。這對后金陵畫派的最終成型無疑是至關重要的。
        在人頭攢動、熙熙攘攘的畫壇,佘玉奇無疑是最負海內碩望的一位,因為他是新金陵畫派開枝散葉新的希望。在江蘇美協重要崗位上,又有極強協調和融合能力,江蘇的山水畫發展必將迎來新的曙光。
        佘 玉 奇
       1964年10月生于江蘇南通。中國美協理事,江蘇省美協常務副秘書長(主持工作),江蘇省美協常務理事,江蘇省中國畫學會副會長,江蘇省美協山水畫藝委會副主任,其作品多次入選全國、全軍的書畫展并獲獎,作為國禮贈送外國政要。2016年,與宋玉麟、周京新、薛亮等著名畫家共同創作完成的山水畫《太湖春曉》,作為第十次中國文代會主題性作品亮相于人民大會堂。2017年,根據中國美協創作安排,與江蘇省文聯主席章劍華合作完成山水畫《日出正東峰》獻禮十九大,作品現懸掛于黨政軍重要會議場所北京京西賓館。2018年1月3日,由中國美協與江蘇省文聯共同主辦的“人間至味——佘玉奇畫展”,中國美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徐里、省文聯主席章劍華、江蘇省美協主席周京新等300余人出席開幕式,徐里書記給予充分肯定,引起廣泛的社會反響。2019年受中聯辦邀請為中央領導下榻的澳門釣魚臺賓館創作國畫作品《光耀千山》。

    文章來源:中國老兵網
    Copyright ? 2010-2014 中國老兵網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一路高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策劃運營
    ICP證:蘇B2-20060051 蘇ICP備14061027號-1
    技術支持:軟月互動
    一比一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