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nqwvc"></rp>
<strong id="nqwvc"><pre id="nqwvc"></pre></strong>

<em id="nqwvc"></em>

<dd id="nqwvc"><track id="nqwvc"><dl id="nqwvc"></dl></track></dd>
  • <tbody id="nqwvc"><pre id="nqwvc"></pre></tbody>

    <span id="nqwvc"></span>

  • <em id="nqwvc"></em>
  • <rp id="nqwvc"><ruby id="nqwvc"><u id="nqwvc"></u></ruby></rp>
  • 中國老兵網老兵防務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兵網 > 老兵防務 > 中國軍事 > 正文
    方祖岐:電報中“認識”偉大的志愿軍英模
    編輯:軍士長 于 2020-09-29 11:08 發布
         16歲參軍,17歲赴朝參戰,原南京軍區政委方祖岐上將的軍旅生涯,從震驚世界的抗美援朝戰爭開始。作為機要譯電員,他在一道道電波中“聆聽”戰爭進程,從一份份電報中“認識”了一位位偉大的志愿軍英模。
        2018年8月,耄耋之年的方祖岐來到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憑吊長眠在此的抗美援朝烈士。
        倉促出征,轟炸中認識戰爭殘酷
        1950年低,正在江蘇興化中學讀高中的少年方祖岐,在席卷全國“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聲浪中,與許多同學一道報名參軍。
        兩位來招兵的女同志問家里是否同意,方祖岐想了個模棱兩可的回答:“家中兄弟姐妹都有,少了我一個沒關系。”其實方祖岐是瞞著家里報名的,直到部隊開拔前,才寫信告訴家里。“家里當然不希望我去,姐姐妹妹來部隊攆我,那時我已經走了。”
        1951年7月,方祖岐隨部隊乘火車到達東北。上過一年高中的方祖岐因為文化水平較高,被編入東北軍區司令部機要訓練大隊,接受10個月訓練后,1952年6月25日隨坦克3師從丹東赴朝。
        通過急造公路橋進入朝鮮半島,鴨綠江兩邊是兩個世界。“對面是一片殘垣斷壁,連首都平壤都找不到一棟好房子;難民一群一群,衣衫襤褸、面黃肌瘦。”方祖岐說,當時要求不能餓死一個老百姓,我軍拿出軍糧沿途救濟群眾。“看到這樣的場景,還需要動員嗎?敵人的罪行和人民的期望就是最好的參戰動員!”方祖岐說。
        戰斗很快就來了。朝鮮戰場沒有前后方,占據空中優勢的敵軍不停絞殺后勤線上的每一個移動目標。車隊突破大同江封鎖線時是夜間,被志愿軍戰士蔑稱為“黑老鴉”的美軍B-26轟炸機機群臨空投彈。我軍防空哨及時鳴槍報警,但車隊行進路線還是被炸成一片火海。待敵機飛走后車隊繼續前進,初歷戰火的方祖岐并不知道有多少傷亡,但后來聽說前車一位軍務參謀“不見了”。
        年輕時候的方祖岐
        從電報中“認識”邱少云黃繼光
        在朝鮮新幕蒼陽洞,方祖岐擔負志愿軍裝甲兵指揮所對志愿軍司令部的密碼通信任務。“我雖然是個新兵,但掌握全局。”方祖岐說,這個位置要接收大量信息,特別是志愿軍司令部每日下發給指揮員的“戰況簡報”,讓他雖不參加指揮決策,卻知道決策結果;雖不直接沖鋒陷陣,卻了解作戰過程。
        也正是因此,駐地在深山老林,方祖岐卻能知半島戰局發展。機要作業室里掛有一幅五萬分之一朝鮮地圖,供翻譯電報時隨時對照。1952年10月,一個叫“上甘嶺”的地名,越來越頻繁出現在方祖岐經手的電報里。
        10月12日,反擊391高地的戰斗中,戰士邱少云在潛伏中經受烈火焚身紋絲不動,直至犧牲。
        10月14日,堅守597.9高地2號陣地的排長孫占元,拉響最后一顆手雷與敵同歸于盡。
        10月20日,反擊597.9高地零號陣地中,通信員黃繼光舍身堵槍眼為部隊前進打開通路。
        ……
        不到10天里,方祖岐翻譯的戰報中,接連出現多位后來光耀軍史的偉大姓名。“每天戰況簡報中,對我觸動最大的是一線指戰員寫下血書、決心書、請戰書,爭當突擊排、敢死隊。他們是爭著去犧牲!”
        如今70年過去,597.9和537.7,上甘嶺這兩座山峰的標高方祖岐還是一口報出。“戰爭的慘烈和英雄的形象永遠在我心中。人們說我們是最可愛的人,他們是最最最可愛的人。”
        前方有勇士浴血奮戰,后方有祖國人民和朝鮮人民的傾力支前。方祖岐至今記得譯電時看到的“朝鮮的羅盛教”、國際主義戰士樸在根。上甘嶺戰役期間,他在抬著志愿軍傷員下撤途中遭敵機轟炸,用身體掩護志愿軍傷員,不幸被彈片擊中犧牲。
        停戰后才洗上了澡
        志愿軍的敢于犧牲、敢于勝利,后方的全力支援和中朝的并肩奮戰,讓敵人最終在停戰協議上簽了字。
        1953年7月27日晚,方祖岐作為譯電員收到了由志愿軍司令員彭德懷簽發的停戰命令。“那天翻譯電報時,因為太激動,我的手一直在顫抖。為盡快把電報送到司令員和政委手里,我急匆匆從譯電室山頭跑向辦報室山頭。晚上林子里一片漆黑,腳下雜草叢生,我連摔了幾個跟頭才送到。”67年后回憶那晚的情景,方祖岐記憶猶新。
        停戰后,方祖岐洗上了一年多來第一次澡。在朝鮮的日子很艱苦,吃的是黃花菜湯、高粱米飯,住的是簡陋掩體,水要從山下挑上來,連用水都很困難。停戰那天,大家輪流去領水擦身,方祖岐才算洗了個澡。
        “平時忙得也沒空洗澡。”方祖岐回憶,停戰前睡覺很少,經常卷個大衣就躺下。睡覺的掩體條件很差,冬天冷、夏天熱,戰士戲稱自己“夏天旅長、冬天團長”——夏天熱得睡不著,只能出去到處走;冬天太冷,睡覺只能團成一團。
        樂觀的方祖岐當時寫了首詩:“深山碧浪中,寸草亦藏蟲??崾罘馊簤?,高溫罩夜空。小心荊絆腳,不覺地摩胸。筆底燈光照,懷中熱血沖。艱難停戰令,壯烈贊豪雄。仰望今宵月,思鄉情更濃。”
        年輕時的參戰經歷,特別是犧牲的戰友,方祖岐一直未曾忘記。在東北工作期間,每逢春節、清明節他都要去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送花圈。當年從電波中譯出的黃繼光、邱少云、孫占元等光輝姓名,如今鐫刻在陵園里一塊塊墓碑上。
        去年3月,方祖岐去泰興祭掃中國人民志愿軍特等功臣、特級戰斗英雄楊根思烈士陵園。
        烈士事跡陳列室里,有楊根思當年立下的“三個不相信”誓言——不相信有完成不了的任務,不相信有戰勝不了的困難,不相信有戰勝不了的敵人。“我在那塊展板前站了很久。”方祖岐說,“它代表了人民軍隊的鋼鐵意志,在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過程中,我們還有很多困難和挑戰需要去面對,我們需要用‘三個不相信’精神去爭取更大的勝利。”
    文章來源:中國老兵網
    Copyright ? 2010-2014 中國老兵網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一路高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策劃運營
    ICP證:蘇B2-20060051 蘇ICP備14061027號-1
    技術支持:軟月互動
    一比一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