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nqwvc"></rp>
<strong id="nqwvc"><pre id="nqwvc"></pre></strong>

<em id="nqwvc"></em>

<dd id="nqwvc"><track id="nqwvc"><dl id="nqwvc"></dl></track></dd>
  • <tbody id="nqwvc"><pre id="nqwvc"></pre></tbody>

    <span id="nqwvc"></span>

  • <em id="nqwvc"></em>
  • <rp id="nqwvc"><ruby id="nqwvc"><u id="nqwvc"></u></ruby></rp>
  • 中國老兵網老兵防務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兵網 > 老兵防務 > 中國軍事 > 正文
    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年輕醫務工作者的青春宣言
    編輯:軍士長 于 2020-03-13 21:21 發布
           題:“我們,撐得起!”——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年輕醫務工作者的青春宣言
      “解放軍來了!……姑娘伢這么年輕!”22歲的鄧藝偉清晰記得她乘軍機抵達武漢的那個除夕夜,一路上,不斷聽到周圍人帶著驚嘆的議論。
      “我要開始戰斗了!”她暗暗握拳。作為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的一員,從那天起,她與戰友們一直沖鋒在抗“疫”最前線。
      這支隊伍里,有年長資深的專家、技師,而更多的,是85后、90后甚至00后的年輕隊員。一個多月的殊死拼搏,年輕一代的白衣戰士們用火熱的激情與昂揚的斗志,交上了讓人敬佩、也讓人安心的答卷,更發出了屬于他們的青春宣言——“我們,撐得起!”
      “怕苦怕累怕危險,那我也不會來了”
      汗水順著防護服滑下,像一股溪流滑進褲腿再流進鞋里;呼吸在重重阻悶下變得急促而艱難;口罩、護目鏡、防護面屏勒得人“腦仁都要疼出來”……每次下班回到宿舍,陳穎都“累癱在床上”,嘴里黏得發苦,卻常常連倒杯水的力氣都沒有了。
      即使這樣,從進駐火神山醫院那天起,她一直堅守在“紅區”病房,沒有后退一步。
      她說:“我來了就是要吃苦的。”
      生于1991年的陳穎,是主動要求“上前線”的。“這么重大的任務,能把我選上,說明組織對我的信任。我也要對得起我的責任。”她說。幾十天來,她與戰友們擔起了責任,也經受住了考驗。
      “出乎意料。”湖北省婦幼保健院光谷院區感染五科主任喻超這樣評價他團隊里的年輕隊員,“來之前還有人擔心他們會退縮,吃不了苦,不服從管理……但這些天來,孩子們太棒了!太令人感動了!”
      在他眼中,這批年輕人“除了不愛吃飯愛吃零食,沒別的毛病”,之前打了那么多催征鼓勁的腹稿,“基本沒用上”。
      他最經常做的思想工作反而是:“不要意氣用事,不舒服就到外面緩緩,千萬別硬挺著……”感染五科重癥患者多,護士們除了護理工作外,還要照顧患者的生活起居。幾名護士面對幾十位患者,忙得腳不沾地。誰都不想中途退出去,因為那意味著戰友得承擔起你那份工作。
      “25床不愿吃飯,先喂點熱牛奶。26床會自己吃,給他下巴下墊塊毛巾。27床得喂,但意識很清楚的,你問他吃什么眼睛會眨巴。29床老爺子脾氣有點倔,我們得哄一下……”
      這是護士楊灣交班后給同事發去的備注。在年輕隊員眼中,對方是患者,也是“自家的親人”。
      “我也要長成大樹”
      再大的壓力,也壓不住蓬勃的青春氣息——
      裹上厚厚的防護服,嘻嘻哈哈地自嘲是“大白”;拔出簽字筆,互相在防護服上寫各種“創意簽名”;脫掉口罩,大大吸一口新鮮空氣,仰天長嘯:“世界又是我的啦!”摘下護目鏡,眉心被擠出泛著血色的“小肉包”——“還挺可愛!”她們沖著鏡子做個鬼臉……
      是怎樣飛揚的生命、充滿干勁的青春,才會面對困難風險,毫無懼色、奮勇向前。
      夜班班車等到了深夜里的最后一批乘客。裹著沉重的軍大衣,她們仍然歡實得像一把“迷彩色的豆子”。
      然而不一會兒,這種“解放”的興奮就會被深重的疲倦沖得東倒西歪,仰著頭、張著嘴,一張張年輕的臉龐靠著車窗、扶手,睡得肆無忌憚。
      “年輕人就是覺多嘛。”文嬌銀不好意思地笑笑。還不到25歲的她一向堅持“睡滿最后一分鐘”。早班班車凌晨就出發,一幫女孩子呼啦啦從樓上沖下來,呼啦啦往車上沖,保障員叔叔阿姨們舉著塑料袋在身后一連聲追著吼:“早飯!把早飯帶上!”
      還是一群孩子呀!
      這批“孩子”,跟護士長毛梅的兒子差不多年紀,要她照顧著嘮叨著,卻也時時帶給她振奮和驚喜。他們會像自己一樣手寫“前線日記”,也會用最新潮的手機軟件編輯Vlog、小視頻;會像自己一樣認認真真填寫護理日志,也會在線上交流經驗、分享心得。老主任制定的防護方案,年輕的他們第一時間分享進微信群,自發加進一張思維導圖,復雜的流程一下子清晰不少……
      “真的長大了,隨時要把我們‘拍在沙灘上’。”毛梅的語氣里,是欣慰、是激賞、是自豪。
      “17年前的‘非典’,那么多人保護著我。”文嬌銀說,“現在我長大了,我也要長成大樹,去為人遮風擋雨。”
      “現在輪到我了!”
      “你瘋了嗎?這么危險你去什么去!”剛得知女兒報名去武漢,張夢瑤的媽媽在電話里喊了起來。
      哪個父母,聽到兒女即將出征,第一反應不是焦慮和不安?
      也正是這些父母,最終都全力支持兒女們的選擇。
      “先有國再有家,爸媽支持你!”一夜過后,爸爸給張夢瑤打來電話,媽媽在一旁補充:“媽就一個要求:千萬注意安全!”
      17年前,張琪佩在電視里看到了軍隊醫療隊出征小湯山的新聞,畫面中,一個熟悉的身影一閃而過。“那是爸爸!”她還記得當時的自豪與心酸。
      17年后,情景再現。此時的張琪佩已經是一名戰士了!剪掉長發,鏡子里,那個穿著海洋迷彩的“假小子”,多像當年的爸爸!
      “爸爸,現在輪到我了!”她對著鏡子敬了個軍禮。
      夜班后,汪璐打開手機,點開舅舅發來的微信。
      舅舅寫道,“姥爺建國,媽媽保國,你在為國。家里三代軍人,你最優秀!”
      汪璐“瞬間淚目”。她的姥爺曾在抗美援朝戰場上擔任機槍手,媽媽曾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榮立過三等功。汪璐覺得,“就像是有一支接力棒,現在,交到我的手上了!”
      如今,汪璐已經是科室的骨干。來到武漢后,她與另一名年輕同事主動承擔了武漢泰康同濟醫院檢驗科所有夜班和大夜班。“我跟主任說,不能讓老同志、讓快退休的老師們在前面頂了,我們這個時候一定要沖上去!我們,撐得起!”
      火神山醫院綜合科護士周燕已在一線奮戰了一個多月。“再辛苦,能有前輩們當年苦?”周燕說?;鹕裆结t院有很多前輩,曾在抗擊“非典”、援非抗埃、阻擊禽流感疫情等多項急難險重任務中擔當重任。而生于1990年的她,也是參加過高原送醫、赴非洲維和等任務的“老兵”了。
      閑暇時,周燕最大的樂趣就是翻看手機里兒子的視頻和照片,隔空親吻那胖胖的臉蛋和小腳丫。兒子只有一歲,還不會跟媽媽交流,但周燕說,等兒子長大了,一定會跟他講媽媽戰“疫”的故事。
      “我不會跟他說媽媽多‘了不起’,我要講的是,媽媽所做的這項事情,有多了不起;媽媽所在的這個集體,有多了不起!”周燕說。

    文章來源:中國老兵網
    Copyright ? 2010-2014 中國老兵網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一路高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策劃運營
    ICP證:蘇B2-20060051 蘇ICP備14061027號-1
    技術支持:軟月互動
    一比一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