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nqwvc"></rp>
<strong id="nqwvc"><pre id="nqwvc"></pre></strong>

<em id="nqwvc"></em>

<dd id="nqwvc"><track id="nqwvc"><dl id="nqwvc"></dl></track></dd>
  • <tbody id="nqwvc"><pre id="nqwvc"></pre></tbody>

    <span id="nqwvc"></span>

  • <em id="nqwvc"></em>
  • <rp id="nqwvc"><ruby id="nqwvc"><u id="nqwvc"></u></ruby></rp>
  • 中國老兵網老兵防務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兵網 > 老兵防務 > 中國軍事 > 正文
    中國駐敘使館雇員被策反 欲在館內安裝炸彈
    編輯:李厘 于 2013-09-09 14:12 發布



    特警在使館車輛外出辦事前進行安全檢查。

            兩年半的烽火導致敘利亞超過10萬人死亡,200萬人淪為異國難民,500萬人流離失所,但在敘利亞的近2000中國公民無一傷亡,個人和企業投 資沒有遭到太大損失。這一切都與中國駐敘利亞外交官的努力分不開。近日,《環球時報》記者專訪了仍在堅守的中國駐敘利亞大使張迅及外交工作人員,聽他們講 述兩年半來頻頻與炮彈“擦肩而過”的生死親歷,遭遇反對派“潛伏”的驚險一幕,以及如何將在敘中國公民一個不落地安全撤離的故事。

            跟炮彈擦肩而過是家常便飯

            “這些彈片是今年7月迫擊炮襲擊留下的。”張迅大使手里攤著三塊邊緣尖銳、分量不輕的彈片,他對《環球時報》記者說:“那發炮彈落在離使館大樓 不到10米遠的地方,將一棵樹生生削斷,然后砸進使館后面的游泳池里,樓道多塊玻璃被震碎,彈片飛到我辦公室陽臺的鐵欄桿上,留下了幾個眼!”“這是大使 館第三次遭到如此近距離的迫擊炮襲擊。”

            使館領事事務負責人方敏告訴記者:“作為外交人員,實地調研,處理事務的工作性質就決定大家常去被反對派武裝視為重點攻擊目標的政府機構”。前 不久方敏去敘利亞公交總公司交涉中國公司利益的事,該公司離交火最激烈的地區不遠,他剛從那里辦完事出來,身后幾米外就發生劇烈的爆炸。

            “確實,我們每天都得出去三四次,每次去的都是敏感而危險的地方,”張迅大使坦言:“越危險越得出去了解情況。我們經常跑總統府、總理辦公室、 國防部、外交部和復興黨總部,而這些地方都是反對派攻擊的重點目標,我見過的敘國防部長后來就在他的辦公室里被反對派炸彈炸死;我到外交部去,外交部長秘 書指著窗戶說: 狙擊手瞄著窗戶打,子彈打到了我背后的墻上! ”

    “心理壓力很大,”張迅大使很坦誠地對《環球時報》記者說:“與伊拉克有相對安全的 綠區 不同,跟阿富汗相對明顯的戰區也不一樣,大馬士革的反對派迫擊炮攻擊沒有確定性,這種不確定性意味著時刻都處于危險中。”

            在張迅大使辦公室里,椅背上的防彈衣,墻邊的衛星應急電話與頭盔,茶幾下已經開封的防毒面具,以及臥室床頭柜上一把子彈上膛的手槍都顯 示出這里的外交工作環境非同尋常。事實上,危險惡劣的環境已經讓多數國家駐敘利亞的外交官全部撤離。“現在仍堅守在大馬士革的只有中國、俄羅斯等10多個 國家的外交人員。”

            反對派“潛伏”使館企圖搞爆炸

            由于中國、俄羅斯在敘利亞問題上所持的“堅決反對外來軍事干預”和政治解決危機的一貫立場,敘利亞反對派武裝多次公開恐嚇,并企圖襲擊 中國使館的目標。去年,在阿勒頗的敘“自由軍”一名旅長曾公開稱要襲擊中國駐敘大使館。張迅大使說,“我們接到過多次恐嚇和試圖襲擊我們的情報。

            “最驚險的是今年三四月份,”張迅大使透露,“敘利亞反恐情報機構向我們通報稱,使館一名敘利亞雇員2月前往約旦時可能被反對派策反, 有對中國外交官不利的企圖。”大使館趕緊對數名雇員進行情況摸底,結果發現一名叫巴贊姆的司機幾個月前曾請假外出,回來后行為有些反常,他常待在使館里不愿外出,對其他敘利亞同事也有躲避行為。幾天后,這名司機被敘反恐安全人員逮捕。他后來承認,他確實是在約旦時與反對派武裝掛上鉤,然后回國繼續在中國使館潛伏,伺機在使館車輛里安裝爆炸物。

            方敏說,“隨著風險增大,周邊不確定性也在加大,我們也在加強防范力度。”中國政府調派精銳特警進駐大使館執勤,這是繼中國駐阿富汗和伊拉克大使館之后第三個派駐本國武警加強安保的中國外交機構。

            堅守到最后一個中國人撤出

            在2001年敘利亞全國動蕩之前,中國在敘利亞的公民約有2000人,既有中石油、中石化、華為等大型國企派駐的員工,也有在敘投資做 生意的商人,還有部分留學人員和嫁給當地人的中國公民。而目前,除了堅持留在敘的不到20名中國普通公民外,絕大部分人早已悄然安全轉移。一位仍留在敘的 中國人感慨,“悄然間,中國駐敘外交官已經完成了所有的撤僑工作,與菲律賓和馬來西亞仍有大量公民被困,俄羅斯最后時刻被迫動用軍艦冒險撤僑完全不同。”

            “針對不同的人員與情況,使館從2011年5月起開始撤離在當地的中國公民。”張迅大使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對于一些大型公司,使館 每個月都會把公司老總叫來通報最新局勢,商量員工撤離方案,同時避免不必要的損失:“幾個大公司在當地的投資基本上已經收回,沒有因為人員撤離而造成太大 損失。”對于合同未到期的中資項目,中國使館則與敘內政部反復溝通,促其加強對中國員工的警衛保護。

            “2012年6月的一天,我在與敘利亞朋友一起吃飯時偶然得知,阿勒頗水泥廠發電廠內居然有30多名中國員工。”張迅大使對記者談到一 起至今仍讓他心有余悸的事件,“此前這個項目是中國公司負責建造的,但早就撤離回國了。而水泥廠的法國老板不甘心停廠的損失,擅自委托四川一家勞務公司, 對中國技術人員許以每月2000至3000美元的優厚待遇,繞過中國合法途徑,將他們從中國弄到阿勒頗。”張迅大使立即派兩名外交官冒險前往阿勒頗水泥 廠,與法國老板和敘方反復交涉,讓所有中國工人于7月之前撤離回國。“7月剛過,阿勒頗局勢急轉直下,”張大使說:“反對派武裝與政府軍在當地展開激戰, 連當地人都被困住。”

           “兩年中,在敘利亞的中國公民沒有一人死傷,公私財物也沒有太大的損失。”張大使感慨地說:“與局勢突發迅速大規模撤僑不同的是,敘利 亞中國公民的撤離所要考慮的因素不盡相同,原則是:既要保證中國公民的人身安全,又要最大限度地減少因為撤離而造成的損失,同時還要考慮到政治敏感性。”

            一旦美國發動軍事打擊,中國外交官是否還會堅持?方敏表示:“我們外交官一定會堅持到最后一位愿意撤離的中國人撤出為止。因為一些特殊原因,一些在敘中國公民,特別是嫁到敘利亞的中國人可能護照都已失效,但我們也會為他們提供幫助。”

           “留守外交官都是男子漢”

           “很感謝我的勇敢團隊,”張迅大使感慨地說:“盡管使館里多數是年輕人,之前沒有經歷過這種危險的戰爭環境,但大家都頂住了壓力。”

           “欠家人太多,讓家人擔驚受怕。”方敏說,他和同事們對家人都懷有同樣的內疚:“沒有家人,在這里的心理調節就得靠自己了。”使館廚師 肖長生有高血壓,原本可以回國休假,但他主動要求留下來,為留守外交官們做飯。肖師傅說得很樸實:“留守外交官都是男子漢,沒家屬在身邊,工作任務又重, 讓大家吃好,能為他們減少壓力。”

           在采訪中,張迅大使向記者展示他的“陽臺菜園”:“這既可以給大家口福,又可以調節心理壓力。”在張迅大使的陽臺上,他親手種的絲瓜、小白菜、莧菜等長勢旺盛。記者在參觀菜園時,隆隆的炮聲震得耳膜嗡嗡作響。

           “大使館每周還有一項雷打不動的活動——籃球賽,這是大使親自組織的。”一名常駐大馬士革的中國媒體人士告訴記者:“把留守在大馬士革的外交官、記者和其他中國人組織起來,一方面及時溝通情況,另一方面也舒緩緊張情緒,這是大使一舉兩得的考慮。”


    文章來源:未知
    Copyright ? 2010-2014 中國老兵網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一路高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策劃運營
    ICP證:蘇B2-20060051 蘇ICP備14061027號-1
    技術支持:軟月互動
    一比一棋牌游戏下载